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

【民主課】《請為我投票》談中國式「民主」在香港的實行


  《為什麼要民主?》(Why Democracy)BBC與丹麥廣播協會聯手發起的一檔有關民主素材的企劃。節目在2007年開始在全球二百個國家與地區同部首映,有了「民主」以後在2012年再接再厲拍成了《點解會貧窮?》(Why Poverty),其中香港電台就是其中播映的地區。2007年已經過去了九年,一共十集的節目展示了各個「民主」的面向,當中有些國家的政權被推翻,中東國家經歷了阿拉伯之春,華人社會出了第一個女性總統,讓我們回顧十集紀錄片放眼世界、立足香港看看別人的經驗,看看在目前香港的環境下如何找到出路。文章或者會寫得比較粗疏,但有必要用文字去紀錄並寫一下筆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陳為軍是內地相當著名的紀錄片導演,《請為我投票》(2007)曾經入圍過奧斯卡的最佳紀錄片,不過進不到五強。他的前作《好死不如賴活著》(2003)就紀錄了河南愛滋家庭的影像,獲得了多項國際大獎。其後在《點解會貧窮?》其中一集《出路》裡紀錄了中國大學生「一畢業就等於失業」,成為蟻族在城市打滾的故事。《請為我投票》紀錄了武漢一間小學的小三學生為了選班長而各出其謀的事情。電影或多或少是帶著一些「偽紀錄片」的手法,有些人看後覺得影片是為拍而拍,為何導演可以捕捉到「選班長」的種種面貌,是反諷的戲份還是真實相對不再重要。重要的是如何的看待片中提及的「民主」。在《為什麼要民主?》裡就給這一集定下了一個主題「沒有秩序的選舉,是民主的表現嗎?」。

 
成成、許曉菲與羅雷是老師「欽點」的班長候選人,為了成為班長可以去到幾盡?順帶一提羅雷在小一、小二已經是班長。在選舉的時候,班裡辦了天才表現,候選人可以擁有兩名助選團。問題就來了,做班長代表的是什麼?是權力。人與生俱來是應該性本善還是性本惡?孩子一定是天真無邪與善良?恐怕我們都會大跌眼鏡,「擺拍」與「紀錄」顯然不重要,影片帶來很多的反思空間,就是為何這些孩子要擁有權力。正所謂權力使人腐化,更何況是個人吃人的社會,孩子自小就要嬴在起跑線,先是班代表,後是什麼少先隊、共青團、長大就是黨員。他們上學帶著紅領巾、唱國歌、唱紅歌做共產黨的好兒童。

 
談孩子之先,先談他們的父母。每一個晚上他們都與孩子練習講辭、傳授攻擊對手的秘技。問題已經不是單純的選班長,而是權力的爭鬥。羅雷的父親請全班坐輕軌與中秋節前夕(也就是選舉前夕向全班送大禮),結果呼之欲出。這不是孩子的比試,而是先鬥父母。後是一開始在才藝大會上成成散播許曉菲的不是,故意要讓女孩子失場與出醜。敢相信八歲的孩子懂得玩弄權術嗎?人身攻擊,各種的「你呃人」沒有停過,他們收集候選人的缺點,並與自己的助選團隊造謠生事。如果單純以「一人一票」就認定是「民主」,那就真是太天真。民主是要有制度與公平機制,然而成成一開始就抹黑對手、扮可憐、候選人之間的爾虞我詐,與現實社會的選舉極為相似。

 
看這部紀錄片絕對會顛覆對孩子的想像,或許會說什麼地方生活的孩子自有什麼的價值觀。萬幸的是今時今日的香港仍然有教育,仍然要教導如何守規章,社會上有反貪的機構,有公正的法律。我們的孩子總算分到是非黑白,但隨著內地的入侵,未來如何堅守還是一個重要的課題。

 
用《請為我投票》談香港的「中國式民主」就必要談以下幾點,第一是「八.三一框架」下的普選制度,第二是建制派團體常有的「蛇齋餅糉」式的賄選,第三就是選舉的抹黑。正值梁振英當選四年,社會撕裂沒有停過,昔日香港營分成黃絲/藍絲。香港在14年經歷「雨傘革命」為的是爭取真普選。在片裡的「民主」根本是空談,首先是班長的「提名機制」是由老師欽點。小一學生尚且不明白什麼是民主,但到長大後校內就會有部份人成為領袖生、風紀,會感受到權力的必要。而高小的話同學都混熟了,就開始出現自我提名與舉手投票。這個老師「欽點」的機制就如「八三一框架」,人大要求特首候選人限定在二與三人,並且利用1200人選委會的「過半數票」替市民篩選候選人。這項規定意味著泛民的候選人不能入閘,不如以往梁家傑與何俊仁可以參與到。「八三一框架」代表的是假普選,與坊間希望的公民提名方向大相脛庭。

 
想想香港爭取了多少年普選?從八八直選再到對回歸的奢望,一早說好的07/08雙普選到16還未實行,也鑑於假普選方案被否決了。意味著17年的特首選舉也是由千二人決定。一個700萬人的城市也許會再次誕生689票,比一個區議員得票還低的特首。所以為何香港的年青人以死相縛,以身犯險,為的是爭取民主。坊間對民主選舉有很多的訴求,但問題是香港如何做到普世價值的彰顯,曾經有大學與民間就做過對普選方案的公投,但政府與中央不首肯。現在有議員與團體提出「全民制憲」也不失為一個辦法。

 
幾年前梁振英選特首時爆出的風波與醜聞仍然「未解決」,難道我們可以忘了流浮山的黑道飯局?忘了唐英年與梁振英大宅的僭建?為何對別人嚴苛,自己就其身不正?選舉本就是民間人士對政府、對政權的表達,但選舉並沒有做到由上而下,相反政府還閉上耳朵,一副臭嘴臉。最可恥的是這幾年政府如何捍衛港人利益?從李波的「偷渡案」上看,縱然李波現身說這是自己的責任,但明眼人看就是謊話連篇。一個人若沒有壓迫不會說出違背良心的事。一國兩制就此被破壞,一個特首連捍衛香港人的人身安全也做不到,又有什麼資格代表香港?

 
「八三一框架」下的假普選要求香港人膺服,事實上下年的特首選舉也不會改變到中央對政策上的問題。而有親中人士更認為這就是以後的方案,香港就應該接受。但「一人一票」不是絕對的民主,北韓也一人一票選出金正恩。政府在政改時的宣傳片就更加好笑,「一定要得」變成已經唔得。政改方案雖然被否決,但市民對泛民就有不滿,特別是爭取了多年什麼也得不到。雨傘革命是人民自發的運動並不受到任何人的慫恿。如今運動雖然暫告段落,但未來香港人會有更激進的行為去爭取,如果不落手去做,那爭取一萬年也不會有。

 
談「沒秩序」的選舉,在經過12年的立會直選、16年新界東補選、或者是15年的區會選舉都不難發現某些黨派與社區的行為。首當其衝的是選舉日辦食飯團、掌心雷,特別是有些助選團「帶領」老人家去票站投票。然後是什麼「一屋兩家三姓人」,幽靈般存在的住客、種票的老人院。從選民資格上已經可以做「手腳」。在16年的新界東補選,6號落選人梁天琦的文宣有「自治」的字眼而未能入屋,票站職店向選民「推介」投某建制候選人,都妨礙了選舉的公平公正。然後,點票時又離奇地有票箱鎖匙失蹤,需要勞動一批警察分隔觀票人與票箱,在警察「保護」下才開票。事件令人想起馬來西亞選舉時的停電,然後換走票箱,有助舞弊。

 
今時今日當老人家可以「掌心雷」,可以有人教唆投票時,在這個看似「文明」的地方又很公平與有秩序嗎?在片中成成散播完曉菲的謠言,故意要她難堪後流下「鱷魚淚」,明明傷害了別人突然間態度轉變。他的「淚」的確跟周浩鼎在選舉論壇的淚很相似。當我們談論選舉時,我們在談論什麼?很多時候只是「形象」而已,認為這個候選人有希望,認為這個政黨有用。然而,選票的意義是什麼?英國The Smiths前主音Morrissey在他的歌《World Peace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寫到一句挺諷刺的話「Each Time You Vote ,You support the process」。16年,香港將會有兩個選舉,94日的立法會直選,然後12月的特首選委選舉,不同的界別選出自己的代表組成一千二百人,準備在下年由這一千二百人代表港人「選老頂」。

 
當看過《請為我投票》再看看面向中國化的香港,我們必須守住下一代,不可以讓他們的童真被污染,當一個小孩從小就玩手段,想想他們大個必定會很恐怖。民主,是人民當家作主、是需要有健全的制度與法制。香港人現在擁有的民主連菲律賓、台灣也不如,甘心嗎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